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圣迪利尔姊妹会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圣迪利尔姊妹会
 帝都迪利尔,自从第九代圣女王萝丝˙帝利尔选择将圣帝利尔王国迁都以来,至今已经过了三百一十二年。  在繁华与荣耀的帝都的一角,一处三层楼高的石砌楼房正悄悄的挂上了招牌,招牌崭新亮丽,正如他美好的未来一般。  圣迪利尔姊妹会,那正是招牌上所写的名字。  就在一周之前,第十四代圣女王黛安娜˙帝利尔发出了公告,告示全国民众她将在帝都设立一个组织,昭告国内富有才华的女性们,无论身份阶级,不分年龄地位,只要你有能力,就可以到圣女王所设立的这个组织成为一份子。  成为姊妹会的一份子是荣耀的,藉由成为姊妹会的一员,不但证明了你自身的能力杰出,更是可以从姊妹会中互相得到援助,圣女王黛安娜本身更是姊妹会的一份子。  圣女王的公告相当的突然,与圣女王以往严谨的作风不太一样,尽管如此,这幺一个消息还是得到了民众们的支持。  毕竟自从圣女王黛安娜即位以来,王国一直在持续进步着,民众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国家变的更安全,那幺有什幺理由不支持这幺一位美丽贤慧的女王呢?  ***  圣迪利尔姊妹会正式营业的第一天,圣女王黛安娜亲自来到了现场,在众人仰慕的眼神中,亲自为姊妹会剪彩。  “这将是一个值得全国纪念,并且会留在历史书上的一天。作为圣迪利尔王国的女王与姊妹会的一份子,我很荣幸的在此告诉国民,姊妹会正式开始运作!”  穿着纯白与金丝长裙的圣女王黛安娜,温和的看着众人,露出那美丽的笑容。  “因此,在这幺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我将作为姊妹会的会长,在里面亲自为愿意参加姊妹会的朋友们进行考核。”  圣女王黛安娜说着,引发着台下众人热烈讨论。  “请各位按照顺序,一个一个进入姊妹会内。”黛安娜这幺说着,转身在禁卫的围绕下走进了建筑内。  在女王走进了建筑内后,一旁的民众们争先恐后的试图进入建筑中,若是没有一旁的卫兵们掌管秩序,相信现在早就陷入一团混乱了吧?  “哼!你们通通给我让开!”一个略显娇气的少女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民众排成的人潮被黑甲士兵粗鲁的分了开来,一个有着一头紫发的黑色蛋糕裙少女一脸不悦的在黑甲士兵的护卫下穿过人潮,走到了建筑前。  “是-是紫罗兰女公爵!”一旁看上去是贵族的人看见黑甲士兵上的纹章,惊愕的叫了出来。  紫发少女不予理睬,擅自的走到了队伍最前列,冷冷的望着排在最前面的女人一眼。  “我现在要进去,你有什幺意见吗?”紫罗兰女公爵一脸不屑的看了女人一眼,女人害怕的低下头,退了几步。  “哼!”紫罗兰女公爵哼了一声,成为女王之后第二个走进建筑内的女子。  在紫罗兰女公爵进入后,大门自动的关了起来。  紫罗兰女公爵看了看建筑内,皱了皱眉头。  走进大门内,率先看见了是一个通道。通道内没有任何叉路,而在通道的尽头则又是一扇门。  “我倒要看看,那女人在搞甚幺鬼!”紫罗兰女公爵唰的一声收起了手上的扇子,走到了通道尽头,推开了门扉。  在门的里面,一个有着庸俗装潢,宛如暴发户一样的大厅出现在紫罗兰的面前。  墻上本应该挂满画的地方,显得有些冷清,只有一幅圣女王黛安娜的全身像在撑着场面。  大厅内充斥着廉价的薰香味,厅内的摆设和配色也显得有些陈闷,让人有些昏昏欲睡。  在大厅最里头,一处不起眼的柜台在那里,一个有着一脸营业笑容的少女正从柜台内看着紫罗兰女公爵。  “不愉快,真是不愉快!”紫罗兰女公爵走到了柜台前,豪不客气的问着:“你就是这里的侍者?我来找女王陛下,带路吧!”  “这位尊敬的客人,非常欢迎您来到圣帝利尔姊妹会中。很遗憾的,黛安娜会长正在等待为接下来要来参加姊妹会的朋友进行考核,如果您不是前来接受考核的话,我将无法为您提供服务。”女侍者语气愉快的回应着。  “你!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紫罗兰女公爵!我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侮辱!”  “欢迎您,紫罗兰女公爵。很遗憾无法为您提供帮助。”  “可恶。。!那算了,我要入会,这样你就可以带路了吧?”  “很高兴能听到这句话,未来的姊妹。请在这张入会申请上签个名。”女侍者笑着拿出一纸契约书。  紫罗兰女公爵草草的看了一眼,平常见惯的文字在此时却显得让人心浮气燥,一个字一个字分开来还行,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却成了完全无法理解的句子。  甚幺‘放弃身体所有权’、‘绝对服从姊妹会的命令’等等,实在让人感到费解!  紫罗兰女公爵草草的签了字,催促着女侍者带路。  “这样就可以了吧!快点带我去见女王殿下!”  “没有问题,紫罗兰大人,我这就带你接受女王殿下与考核官的考核。”女侍者甜甜一笑。  ***  跟在女侍者的身后,紫罗兰女公爵喘着气,显得有些面红赤耳,汗水不断从脸颊滑落。  “呼、呼~。”女公爵的脚步有些不稳,空气中越来越浓郁的廉价薰香气味刺激着她的鼻腔。  随着女侍者走进了一旁的通道内,无论是墻上的壁纸、天花板的纹路、地毯的花纹、时明时暗的光线,还有女侍者那带着奇妙韵律的脚步声,都给女公爵带来无形的压力。  墻上的画作看不清楚是那些画家的作品,只看见一个面熟的女子,随着一张张画作,慢慢地脱下了衣物。  女公爵不断迈开步伐前进着,汗水一滴滴的滴落,她感觉到自己就像是陷入了某种醉酒一样,脑中总有着一团迷雾在干扰她思考,只有看向那些画作时,她的大脑才能稍微放松。  画作中,那面熟的女子被鞭策着,一边哭泣的同时却带着快乐的神情看向紫罗兰女公爵。  她没有想过回头,不过就是一点小小的挑战而已,她怎幺可能放弃呢!  只要见到女王殿下,她的目的就可以实现了!  她要。。。她要。。。  她的目的是什幺来着?  紫罗兰女公爵突然想不起来。  浓重的薰香气味几乎让她无法呼吸!  就连画作中那完全赤裸的女人,头带着皇冠手持着权杖与宝珠,露出着腿间阴毛,白皙的身子上写着大母猪黛安娜都无法让她好过一些。  她甚至没有发现,女侍者已经停下了脚步。  “紫罗兰大人,我们已经到了。”女侍者的声音像是从远处响起一样。  “到了。。。?”  “是的,黛安娜会长与考核官正在门后面等您。”  “女王殿下-在门后──?”  紫罗兰女公爵有些困惑的看了看,突然一阵凉风从前面吹了过来。  紫罗兰女公爵往下一看,一个正正方方的狗洞正开在那里。  狗洞的上方摆着最后一副画作,画作中,头带着皇冠的女人笑的大方又美丽,充满骄傲的像条母狗一样站着。  紫罗兰女公爵惊喜的趴了下来,手脚并用的爬了过去。  随着离那浓厚的薰香气味越远,她的思考就越来越清晰!  没错──!  她来这里的目的是──!  紫罗兰女公爵带着骄傲爬了进去。  “我-我要──”  “我要和女王殿下一样,成为姊妹会的宠物!”紫罗兰女公爵兴奋的喊了出来。  鉆过了洞口,在略显得有些昏暗的房间内,圣女王兼姊妹会会长,黛安娜与一个男人坐在桌后,笑着看向紫罗兰。  ***  “欢迎你,紫罗兰女公爵,来到了圣帝利尔姊妹会。”圣女王黛安娜带着笑容,看向了趴在地上的紫罗兰女公爵。  “你来到这里,想必是想要加入姊妹会中,成为姊妹会的一份子,对吧?”  “我-是的──!”紫罗兰楞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困惑,随后立刻大声回应着。  “那幺请容许我介绍,姊妹会有着最重要职责的一份子,尊敬的考核官布鲁。”圣女王弯下了腰身,对着旁边的男人鞠躬致敬。  “请别这样,尊贵的女王殿下,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考核官而已。”名叫布鲁的男人谦虚的说着。  “布鲁大人有着姊妹会中最重要的职责,整个姊妹会就是由他对会员的资格进行审核,就算是我也无法改变他的决定。同时,他也对姊妹会中的职位安排有着最终决定权。”  “很荣幸见到您,尊贵的布鲁大人。”紫罗兰女公爵低下了头表示着敬意。  “能见到您也是我的荣幸,紫罗兰女公爵。会长大人,请先回座,接下来我将开始进行紫罗兰女公爵的入会考试。”  “是的。”圣女王黛安娜走回了一旁的座位上。  “那幺,紫罗兰女公爵,我再次确认,您想要加入圣帝利尔姊妹会,没错吧?”  “是的!”  “这完全出自于你的自我意愿,是吗?中间是否有人利诱、胁迫或者以任何外力方式劝诱您,违反您个人意愿的情况下让你加入姊妹会?”  “我-我──”紫罗兰突然皱起了秀眉:“我──加入姊妹会───”  布鲁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后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浓郁的薰香气味再次飘散在房间内,被紫罗兰吸入。  “我───完全出自自我意愿,选择加入姊妹会───”紫罗兰身体颤抖了一下,随之呼出一口气。  “很好,那幺,您是为了什幺选择加入姊妹会的呢?”  “我是为了-为了-为了向姊妹会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请问您能为姊妹会贡献什幺呢?”  “我-我是国内六位女公爵之一───也是温和派贵族的领袖──”  “我能提供每年约两千五百帝利尔金币的资金,调动紫罗兰骑士团──”  “我-我紫罗兰家族内培养着许多优异的人才,能为姊妹会提供帮助──!”  “很好,紫罗兰女公爵,我对于您能提供的援助感到相当惊喜。”  “那幺-我成功通过考核了吗!”  “很遗憾的,还没有。考核还在继续。”  “好-好的。”  “姊妹会是一个相当庄严的组织,您能保证您能完全服从姊妹会的安排,并且严守一切秘密吗?”  “可以!我会服从姊妹会的一切命令,并且决不对透漏给别人!”  “很好,那幺请你将身上的衣服脱下。”  “脱-脱衣服──!?”  “没有错,还是说您做不到这幺点简单的事情吗?”  “当-当然不会-!不-不就是脱衣服而已──!”紫罗兰站了起来,用那颤抖的手指解开了身上的衣物。  转眼间,高贵的紫罗兰女公爵全身赤裸的站在了房间内。  还是少女的女公爵有着一对小巧的酥胸,略显稚嫩的身体曲线显得有些青涩。一小搓紫色的柔软阴毛暴露了出来,连同那对粉嫩的乳首和阴部。  “黛安娜会长,您觉得如何呢?”  “与在议场上咄咄逼人的态度不同,紫罗兰女公爵有着相当娇嫩的身体呢。”黛安娜女王笑着说。  紫罗兰女公爵红一瞬间红了起来。  “请问紫罗兰女公爵,您还是处女吗?”  “这-这幺无理的问题──我-”紫罗兰红着脸叫了出来,只是语气却逐渐转弱。  “尊-尊敬的布鲁大人,我-我还是处女。”  “喔,那太好了。”  “很高兴能获得布鲁大人的赞美,只是您的意思是?”  “我刚好想到应该给你怎样的入会考试了。那幺,你的入会考试是-”  “你就蹲在那边,一边把你体内的臭大便排出来,一边破瓜吧。”  “────甚幺?”紫罗兰楞住了。  “不好意思,布鲁大人,我可能没有听清楚───”  “我是说,我要你蹲在那边,一边拉屎的同时一边把肉穴掰开来让我用鸡巴给你开苞,懂了吗?”  “我-这-”紫罗兰哑口无言。  “怎幺样?我这主意不错吧?”  “布鲁大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有创意呢。”黛安娜女王一脸赞许的笑着。  “女王大人-这-我──”  “好了好了不要拖拖拉拉了,还不快点!”布鲁大声催促着。  “噫!?”紫罗兰吓的跳了起来。  当着圣女王与布鲁两人的面,难看的蹲了下来,蹶起了白嫩的玉臀。  紫发少女慢慢蹲低身子,摆出了贱民那样低俗而难看的蹲姿,完全露出了紫罗兰女公爵那娇俏弹手的臀部,翻出那娇嫩的阴肉的同时,更是让少女那粉嫩捷径的小屁眼暴露在空气中。  小屁眼害羞的不断收缩着,只见紫罗兰女公爵的脸蛋胀红,嘴中不断发出吱呜的声音,接着就是突然──  噗!噗-噗-!  难闻的气体从紫罗兰女公爵的尊贵贵族屁眼中排了出来。  紫罗兰女公爵羞红着脸,像是要滴下鲜血般那样的红润,少女羞耻的不断落下斗大的泪珠。  噗!噗嗤──!  紫罗兰全身泛红,随着下流的屁声,深咖啡色的柔软粪便从洁凈的贵族小屁眼中探出头来,随着紫罗兰不断的低吟,一条粗大的臭粪便像条蛇一样离开了温暖的窝,不情愿地落在了地上。  “啧啧,我还以为大贵族的屎说不定会香一点呢。”布鲁啧啧称奇着。  女王黛安娜一语不发,笑着看着面前发生的事情。  噗!噗嗤!  紫罗兰双腿发软,她感到脑内一阵混乱,就连思考都无法维持。  她只能沿着刚刚听到的唯一一条命令,继续努力的夹紧小屁股内的肌肉,一点一点使力,按照考核官的命令不断的排出一条条与贵族身份毫不相符的臭粪便。  布鲁和女王高谈阔论着,讨论着紫罗兰那下流的排泄模样。  尽管紫罗兰女公爵已经羞愧的哭了出来,已经开始的排泄却没有办法停下。  噗!噗疵!噗噗!  紫罗兰女公爵双脚发软,她不得不用双手扶着地板,来使自己能顺遂的继续排泄着。  “呜。。!呜呜。。。!”紫罗兰女公爵咬着牙,用全身的力量使力!  噗!  堵塞着小屁眼的一小粒粪球终于喷了出来。  紫罗兰女公爵感受着前所未有的解放感,双腿一软,往前趴倒在了地上。  紫发少女全身泛红,无力的喘着气,泪珠不断顺着眼角落下。  “太精采了!不愧是紫罗兰女公爵!”布鲁大力的拍着手。  “居然能在人前这样努力的大便,还拉了这幺多!真不愧是贵族的翘楚!”  “谢-谢谢布鲁大人的称赞──”  早就兴奋不已的布鲁脱下裤子,露出那硬挺的鸡巴,兴奋不已的走到紫罗兰身旁。  “布-布鲁大人?”  “为了奖赏你,我决定亲自夺走你的处女!”  “是-是的!能把处女献给布鲁大人,是我的荣幸──!”  布鲁用力分开无力动弹的紫罗兰的双腿,毫不怜惜的把那丑恶肉棒顶近了少女的尊贵蜜穴中!  “呜。。!好-好痛!”  “怎幺了,这可是我布鲁大爷亲自干穿你的处女喔!”  “是-是的-!请布鲁大人不用怜惜我,尽情的干我的小穴-!”  破处的疼痛使的紫罗兰的眼泪不断落下,脸上却充满着崇拜和幸福的表情。  黛安娜在一旁看着,嘴角的弧度又擡高了几度。  “呜喔!你们这些贵族骚穴!讲的好像天生高人一等,拉屎也是一样臭啊!”  “是的-阿啊!我们贵族是-肚子里装着臭大便的──骚穴-!”  “臭婊子!我要干死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大贵族!给我夹紧肉穴!”  “啊-!是的-!请布鲁大人干死我们!”  布鲁的肉棒就着紫罗兰的落红,不断干着紫罗兰那略显干涩的肉穴。  尽管紫罗兰痛的不断皱眉落泪,她却还是配合着布鲁那粗鲁的奸淫。  “哈!我要射了!用你那贵族骚穴装满本大爷的神圣精子吧!”  “是。。嗯啊!请-请布鲁大人射进我的贵族骚穴里──!”  布鲁一脸下流的挺了挺腰,在紫罗兰的肉穴里射出精液。  “呜!好烫。。!谢谢-谢谢布鲁大人──!”  ***  几年后,在王宫内。  圣女王黛安娜靠着姊妹会的力量,使的原本时常有意见分歧的贵族议会成了摆设,六大公爵在内的贵族们完全成了黛安娜的魁儡,这使的黛安娜可以完全没有阻碍的推行着自己的计划与改革。  圣女王黛安娜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带着贤淑智慧的笑容处理着桌上的文件。  这时敲门声响起。  黛安娜放下了笔,笑着说了声:“进来吧。”  办公室的门在短暂的开启后被关上,一头银发的十八少女走了进来。  “母亲大人。”  “怎幺了莉莉丝,有什幺问题吗?”  被称作莉莉丝的少女笑着说着:“关于您上次要準备的东西,已经準备好了,人手方面也透过姊妹会找到了这方面的专家。”  “呵呵,希望帝国的那位黑美人会喜欢我们的礼物。那幺另外那一件事呢?”  “我正要和您稟报呢,布鲁大人正在偏房内,找了几位姊妹会的姊妹招开派对。顺利的话,大概从今天晚上过后我们就不会再见到他了。”  “唉呀,那可真是遗憾。”圣女王黛安娜温柔的笑着。  “出来吧,你也和莉莉丝打声招呼。”圣女王拍了拍椅子下的某物,发出了肉响。  只见一名紫发的肉臀少女从桌子下爬了出来,嘴中咬着堵口球,任由口水不断滴落在地毯上。少女的腹部高高隆起着,看上去就像怀孕了数个月一样。  “唉呀,母亲大人,你怎幺可以这样对待我们的紫罗兰女公爵呢?”莉莉丝故作惊讶的喊着。  “我们的紫罗兰女公爵可是非常喜欢被这样对待呢,你说的对吗?紫罗兰?”  紫罗兰女公爵滴着口水,口齿不清的叫着。  “既然这样,那做为公主,我也只好来帮助一下女公爵了。”莉莉丝舔了舔唇角,慢慢地掀起了裙子,一个狰狞粗大的假阳具连着莉莉丝的小穴,随着莉莉丝的手指在上面轻轻一转,开始像条章鱼般旋转扭动着。  “你不一起来吗?母亲大人?”  圣女王黛安娜听见了女儿的邀请,笑了笑,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裙下同样露出一根狰狞的假阳具。  紫罗兰女公爵兴奋的摇着肉臀,像是见着了肉骨头的狗一样。  ***  在五年内,圣帝利尔王国内有着无数的少女加入了姊妹会中,其中从低下的农奴到最高贵的贵族,手无缚鸡之力的学者到强悍的冒险者,她们都在加入了姊妹会中,成为了姊妹会的忠诚拥护者。  有学者分析,姊妹会的存在不但将国内温和派与反对派的势力合为一体,更成为了黛安娜女王的有力后盾,促使她在姊妹会成立十五年后,向着圣帝利尔王国的宗主国安布可索帝国发起了战争,并且成功夺下了帝国以西的佛兰克平原。  那之后黛安娜女王一改了以往的温和统治方针,以鲜血毒药与阴谋将圣帝利尔王国化作战争机器,并靠着姊妹会的支持将她的统治持续维持下去,在黛安娜女王五十七岁那年,传位给长女莉莉丝˙帝利尔。  ***  黛安娜˙帝利尔:27岁,G罩杯肉臀的姣好身材。以平易近人的贤慧女王形象深受百姓爱载。意外的遇见了布鲁之后被布鲁催眠调教,但很显然的,能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双性恋。  布鲁:34岁,王宫的僕人,对于偷窥美女如厕有着变态癖好。在一次机遇中得到了能够使人服从的薰香,开始了他伟大的后宫之路。卒年35岁,死于服用强力春药导致的马上风。  女侍者:没有反应,就只是个女侍者,并不叫莉莉丝˙帝利尔。  米莉亚˙紫罗兰:18岁,紫罗兰家族的家主,在前任家主因为突然其来的暴毙后,接任家主的地位,名义上是温和派的领袖,实际上权力并不多。                                  (完)